流萤

多好的一对,可惜是be。
啧。

想自己试试看……_(:D)∠)_

宋疏:

啊……po一下最近的手工
1:6笔记本挂件
1:6老魔杖和GG魔杖
1:6死圣火漆印章&信
附情书和老照片
====================
感谢大家的厚爱,其实真的挺简单的,做之前琢磨用什么材料怎么做比较难,实际上技术都不复杂。
因为评论里有妹子求教程,干脆把几个小物教程都补一下,没有过程图,比较简陋:
【本本挂件】
设计排版好内页,送去双面打印(注意两面要对齐,不对齐就废了),我是一张A5等分成36页的比例。通过揉搓等方式做旧,裁成合适的大小,用胶水粘在牛皮中线上,还想做旧的话可以用打火机燎个边边。我做的尺寸皮面摊开大小约为63mmx40mm。剩下的部分可以模仿现实中的本本自由发挥,需要拿来当挂件的就在书脊上打个气眼加钥匙扣就好啦。
难点:内页设计,需要大量脑洞支持。
【老魔杖】
测量官方老魔杖周边各结节之间的长度,根据你要做的比例换算,截一根长度合适的小木棍并在上面做好各个部位的标记,开始切削打磨,用美工刀、橡皮章刀、电磨都可以,看你用哪种比较顺手。完成整体形状后在魔杖上钻孔,注意不要扎到手_(:з」∠)_然后再用砂纸从粗到细打磨,丙烯上色,画上花纹,再上一层保护光油,完成。
难点:钻孔,很容易戳到手,真的。
【火漆章】
特别订制的径6mm厚度1mm,以及径3mm厚度1mm的黄铜片,粘在一起。大的上面刻火漆章图案,建议选择不那么复杂的,不然图案会糊成一团。刻痕不能太细,要有一定的深度和光滑度,推荐使用微雕电磨去雕刻。手柄头是截了一小段竹制一次性筷子,没什么诀窍,照着实物打磨切削出形状就行。打磨完上红木色,上光油,粘一起,完成。
其实完全可以用树脂粘土捏一个出来上色,视觉效果应该差不多,不过能不能真的盖火漆我就不知道了。
难点:刻出规整好看的图案。顺便刻的时候想试图案效果可以在超轻粘土上按一下。
【信】
裁一个菱形,大小自己估摸着来,四角向中心对折,粘好边边就是一封信了。火漆使用方式与正常比例下无异,量大概是一颗绿豆的量。用刚刚做好的火漆章盖个戳,完成。
难点:…………没,没有。

有那么一点点玛丽苏的文案_(:D)∠)_
_(:D)∠)_
_(:D)∠)_
_(:D)∠)_

那什么的奇怪的搭配赛的脑洞第二期😂

这一期的搭配赛主题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舞会在一片哗然声中开始。没人知道面前这位金发蓝眼的“小姐”是从哪来的。他穿着莉莉丝王国最豪华的星空布料制成的长裙,完美的剪裁突出来他那玲珑的曲线,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颈部环绕着荒原风格的、由纯金打造的丝链;金黄的秀发随着他慢慢前行而轻轻摆动;头顶星空环绕,脚下的每一步仿佛都踩着星光。背后的翅膀昭示了他的身份:天使。今晚的舞会有女巫,有小恶魔,有爱神,甚至还有人鱼(等等你们是怎么来的?!)但是没有人见过这位天使,他们的线随着他的身影缓缓前行。
  这时,他那精致的脸上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微笑中带着疲惫。

哈哈哈哈哈哈嗝。

随手截了几张图
没有舞法天女看我要死了_(:зゝ∠)_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脆皮炸苏杭:

我得加把劲了…


庸人勿自扰:



学生受教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B站开花相关cp视频小结

绿与驴与鲤:

●排名不分先后
●个人看法,拒绝撕逼
●只挑了个人觉得不错的,不包含所有视频
●部分up主安利
●不定期更新
●如有错误欢迎更正


个人(水仙


Av184719
Av1973200
Av1940691
Av2008617
Av1057377
Av2559299
Av2069221
Av2388898
Av3568797
Av2220872
Av2254069
Av3134954


Alvo
Av2219467
Av1220167
Av1980772
Av2047952
Av1631832
Av2076847
Av4093302
Av2274762
Av2351652
Av1139041
Av2630806
Av1061363
Av4780150
Av2194099


船铁
Av10954968
Av2808120
Av2319753


瑟莱佩花
Av2072744
Av2139416
Av1957681
Av2038379
Av1919955
Av2727397
Av2142732
Av1997204
Av1168537
Av1071291
Av1061273
Av2017344
Av505462
Av2521763
Av1937844
Av1940150



Up主
卫宫切糕
萧 歧
男神全都两岁半
自动驾驶仪


Ps:搞完才发现我开流量写的_(:з」∠)_心痛

Frozen ivy:

【海上那点破事儿】{关于船舰、海军、海盗、海上战术以及其他}{干货入}{慢更}

—_—_—_—_—_—_—_—_—_—_—

《加勒比海盗》系列已经整整陪伴我们15年时间~相信各位同好已经被海洋上那些传奇人物、引人入胜的故事所深深吸引~
“海洋文化”作为电影系列的一大卖点容纳了历史、军事、地理、人文等要素,以十(妙)分(不)有(可)♂趣(言)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
如今我就浅谈一下电影内外那些妙趣横生(大概)的“海洋文化”,挖一挖电影里和现实中里或真实或玄学的姿势,以图对电影有更深刻的理解(开心就好)~

本人并不是海上专业户,仅为研究文化历史军事的业余人员。如有谬误请多指教,欢迎各位一起讨论~(拒绝撕逼)

——————————————————

“谁控制了大海,谁就控制了世界。”

——————【一:船舰】———————

(图片均来源于外网,有很多单词非常专业不好理解,只挑了一些力所能及的翻译出来。)

【P1】:帆船大全。规格很细,翻的时候几乎被搞晕,例如同样是三桅,挂上纵帆和横帆的差别很大,前桅挂上方帆和三角帆就又不同了,支帆索么大概是用来控速保稳的。反正看到海船对着这个图例对比一下大概就知道是个什么规格。

【P2】:帆的使用规格既取决于天气风向、也取决于船只规格。(帆的详细使用方法我不清楚就不谈了) 不同国家的帆上有时会绘有不同图案,以示国(装)威(逼),例如萨拉查的沉默玛丽号,她的船帆上是典型的西班牙的雄鹰图,而黑胡子的安妮女王复仇号则是王冠加双剑(黑胡子对安妮女王爱得深厚,讲海盗时会讲)


【P3、4、5】:拿一艘三桅护卫舰的解剖图做个例子,由小及大,其它舰船在基础建造上和这个差不多。图3是整视、图4为船身、图5为桅杆。个人认为电影里目前出现的所有大船只的结构布局和这个没啥大差别。(一些专业词汇翻译可能不准)

【P6】:关于“撞角”

【P7】: 这是很棒的一张图,记载了船只的建造规格,包括身长、吃水、载重量、厚度等。33、42、58号船很有意思的,东方风格的船上建筑。这里要说明一点,船只的建造规格,1650年至1850年间,船只建造要素没有大变化。(可能因为我的古典审美,觉得风帆战舰要比如今的现代化舰艇好看的多......)船舶由木头建造、由麻绳粗索控制风帆摆动,大型战舰采用三桅装置,小型舰艇样式繁多(见P1)如单桅、双桅、三桅,并在舰首和舰尾挂上横帆。

【P8】:船只的建造图,很像立体拼图有木有?一艘船就是这样用一层层木料拼出来的。
战舰的设计最终要考虑到造船材料,造主船体用的木料都是防水性和硬度极佳的木头如榆木、软质的冷杉用于做甲板和桅杆、桃花心木的弹性可观(想想HP里奥利凡德的魔杖店)用于造夹层,而最好的造船材料是橡木。商船把货物放于底舱,而战舰的火炮要高于水线(平衡问题很重要),精准的结构对船来说十分重要。此外船只要常去船坞维修,更换腐坏受损的木料。藤壶对于龙骨来说也是个麻烦事。


【P9】:一艘西班牙大帆船(Galleon)的切面图,一目了然的船只层层结构,作为船层研究典例。压物舱在最底层,包括补给、酒之类的货物,当时科技水平未能达到,淡水很难储存,所以很多水手就干脆把朗姆酒当水喝(视情况而定,比如为了军纪,海军部当时严厉禁止私藏酒类)。坏血病是航行时最大的敌人之一,耐贮存的苹果也成了海船必备品,电影中啃苹果的镜头屡见不鲜,巴博萨啊杰克啊萨拉查啊人手一个,苹果几乎是海上文化的代表之一,如小说《金银岛》中曾提及“随便水手们拿取苹果的苹果桶 。” (关于海上后勤问题我以后会细讲)
船壳外部(二三层)为军火区,存放大炮弹药等武器,为防止受潮都会铺设稻草。居住区和后勤区在上面几层。(见图4)

当时一艘护卫舰或者战船所拥有的大炮数量决定她的等级,到特拉法加海战时仍然按这个条例分级,配100门或100门以上火炮的船为一级风帆战舰(这种船只的炮火威力巨大,密密麻麻横扫时堪称壮观,但由于投资巨大一度被用来衡量国力)电影第一部中的英国皇家海军“无畏号”就是一等一的战船。这里需注意护卫舰和战舰虽然都隶属于海军(依国情)但稍有不同,商贸航线上主要靠护卫舰保护免受海盗骚扰,战舰在国与国交战时为主力,当然海盗如果遇到这两类船,肯定是要倒霉,一致抗盗。
拿当时英国皇家海军举例子,一艘一级战列舰规格为1800吨、172英寸、配100门炮;三级战列舰为1220吨、150英寸、配70门炮;五级护卫舰500吨、118英寸、配40门炮;最次的单桅战舰只有100吨、65英寸、配10门炮。
商船的武装装配比较极端,要么一艘100门炮,要么少得可怜或者一门炮都没有,全靠护卫舰(历史上西班牙在一段落魄时期内靠不可靠的雇佣护卫舰保驾护航,事实证明马基雅维利的话是对的) 一艘西班牙珍宝大帆船规格为2000吨、170英寸、100门炮;双桅帆船100吨、65英寸、22门炮;史诺船60吨、55英寸、8门炮;斯库纳纵帆船60吨、55英寸、没炮。


【P10】:推荐书籍:安德鲁·兰伯特所著的《风帆时代的海上战争》。我之前也曾推荐的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的《海权论》。


————————【TBC】——————————

【预告】:下次分析麻雀的黑珍珠号(The Black Pearl) 和老萨的沉默玛丽号( The Silent Mary )
不得不说玛丽小姐的背景实在太少了...官方连张概念图都舍不得放

【AC电影x异形/法鲨水仙】Quarter Sharks(上)

看异形的时候就想如果四只在一起的场景了2333

千翔Avaritia:

听说内地上异形圣约了,于是暗搓搓开始码这个脑洞hhh(顺便偷偷表白纽约客太太


※诚如标题代表:刺客信条电影x异形圣约四条鲨我暴吸。


※异形圣约我没直接进去影厅看,怕血腥,剧情全靠媒评剧透等etc


※千六字左右开始画风清奇注意,看bug送粮,看不懂请评论问我!下半部分有空写完就发


法鲨水仙是好文明,大家真不来吸一口吗




——




Callum从昏迷中醒来,他摸了摸后脑勺,摸不出任何冰凉的,应该是从他脑袋里流出的鲜红液体,却依然存在着一定的钝击痛感。他环顾了四周,一片昏黑,伸手不见五指,不知还以为是自己的视觉出现了问题。他皱眉,决定找到方法离开这鬼地方后,绝对会将那个从后偷袭他然后将他扔来这儿的混蛋痛揍一顿。




只是这个想法还没构成完毕,被训练出着战斗直觉使他身体迅速行动起来,Callum本能地侧开身子,躲避从旁袭来的攻击。他向前伸出手试图抓着偷袭他的对象,不料反被对象扯过手臂往自己拉,一时的冲力让Callum不自控地向前倾,就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偷袭者已经完成位置对调,冰冷的刀刃不偏不倚地架在了Callum脖间的大动脉上。




Callum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放弃继续暴躁挣扎,静静地等待对方将袖剑收回。如果说第一击还只是让他有点儿熟悉,那么现在这个姿势这股气息,完全足以让Callum知道一上来便威胁着要取他性命的人到底是谁。




“第一下躲得不错。”果真,对方松开了箝实的Callum的腰间,收回袖剑,冷酷严厉的语调之中难得对Callum说出一句赞赏。




既然Aguilar出现在此,那就证明……“这又是阿布斯泰戈的哪里?”Callum没有印象自己昏迷前曾经和Animus同步过,所以应该不是出血效应而看见了Aguilar。他也不相信这是梦境,所以唯一的解释可能只有阿布斯泰戈又不知道往他身上搞什么奇奇怪怪的实验了。




“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城市。”然而Aguilar给出了这样的回应。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他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潜伏在楼顶时,突然从后感到袭击,却瞬间身体无法动弹,随后便失去意识,再度睁开眼便是这一片黑暗的鬼地方。“是你将我拉来这里的吗。”Aguilar问Callum,刚才若不是在前方感受到有点熟悉的气息,Aguilar自己可能就会漫无目的地游走,遇上另外的人。




然而Callum根本没时间消化Aguilar反为他带给的疑问。几秒后,他身体绷紧起来,自动反应和Aguilar摆出战斗架势,两人四眸盯紧了前方的黑暗之中。不知是否适应了这份黑暗的错觉,就连Callum也仿佛看出了这片黑暗中,他们的前方不远处,有股比黑暗更加“深邃”的黑雾萦绕着。




Aguilar拔出了一把不知哪儿来的匕首递到Callum手上,自己袖剑出鞘,严阵以待。




猛然,黑暗被强烈的猛光驱散,两人本能闭上被刺痛的双眼躲避光线,却不敢忘记他们面前站立着未知者,时刻提防他们冲上的袭击。




可惜他们对面的未知者却没这么做,待Aguilar和Callum睁开眼后,不知哪儿来的光线照亮了他们的所在地;是一片纯白的空间,向无边无际伸延。而他们两人的对面,不仅是站了预期之内的两位未知者,还有一张正方形的桌子,每条边上摆放了一张靠椅。




“有趣。”




其中一人开口,Aguilar和Callum注意力也被面前的两个人拉回,这才注意到面前站着的两个人。




“David、Walter。”金发的男子分别向对面的两人介绍了自己和自己身边棕发的同伴。Aguilar和Callum视线来回在David和Walter的脸上,随即又再望向自己身边的彼此,再望回去David和Walter那边确认一次,最后淡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世界上无奇不有,没必要意外。




“我相信你们也是突然被扯来了这个空间对吗?”




David继续开口,脸上带着礼貌性的笑容,但Callum却对这种笑容直觉地感到印象不好。Callum和Aguilar对视一眼,确定了话语权后,Callum点头。




看来无论对方或是自己都是两两组合,人数上至少还是平均,而且比起一开始就大打出手,目前弄清楚形势是最优先需要做的事——刺客大师的教导还是有点起效的。




“你们对于这里了解吗。”Callum试探地问,眼神有意指向挡在对立的他们之间的那张四方形桌子。Callum隐隐约约对这桌子有印象,不是因为桌子本身,而是桌上摆放着的东西。他感觉自己有点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儿看到过,或许是电视或者网上。




“正如你们一样不清楚。”David回答,“但我相信这是个奇妙的空间,不像是某个星球的幻象。”他伸出手,指向桌子中心躺着的一张纸。




“或许这里会有线索提示。”




Callum对David的说话半信半疑,他沉思,犹豫着该不该向前踏出步伐,贸然走近那桌子。当他还在挣扎时,David旁边的Walter倒是率先做了决定,他主动向前走了步,然后望向Callum,等待他的回应。




“我们目前需要合作。”未曾开过口的Walter突然说道,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倾向。他语调听起来较为机械,似乎不太具备感情,但却让Callum比起面对着他身边那位David舒服得多。




Callum也不故作姿态,对Walter的邀请示意回应,两人共同走到桌边,静静观察着纸上写着的文字,然后在手触碰到桌子的瞬间,一些意识开始流入脑内——


 




——


 




每个人坐在了桌子的每一边,从顺时针方向算起,一开始是David,然后是Callum、Aguilar,最后回到Walter。透过纸张留下的讯息,他们现在知道了他们存在于此的意义,以及如何离开的方法。而为了这个目的,四人各自占据着桌子的一方,凝神注视着眼前并思考。




第一个开始的是David,他缓慢地伸出手,让Aguilar和Callum感到了戒备。他有意无意地扫视了两位刺客的戒备,随即大方地笑笑,拿起了自己面前一只仿佛能徒手捏爆的象牙白小砖块,放到了桌子的正中间,自然随意的语调响起。




“三筒。”




Callum在内心稍微松了一口气。这家伙一副悠然自得的装模作样,几乎都要让人怀疑他藏着许多诡异的手段,甚至就是这里的幕后黑手。他冷静了下,自己又再从David那边开出,顺着逆时针,也就是Walter方向的缺口伸手,摸走第一只正式开始的象牙白牌。他看了眼,心境稍微平伏了点,将摸回来的小砖插在排列好的牌里,打出不需要的第二只。




“二条。”




Aguilar沉默地望了望在他前面的两个人,自己也伸出手摸牌,看了一眼,打牌,一气呵成,正如暗杀完一个目标。




“五万。”




Walter亦然,不对其他人做出过多的猜测,自己摸完牌就打了出去,没有多余的思考。




“西。”




只是这让Aguilar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似乎有几分点点威胁的意味。Walter打掉了他一只西,而他手上的风牌却只有一只西,那么想要自己坐西风位集齐三只西的成功机率就会大大下降,扣减掉了他一个番数成功的可能性。




但没关系,Aguilar也不算十分在意,他还有许多后备计划和路线可以用上。




首轮摸牌就这么在无声无息中过去,又再轮到了David。他坐庄家位,东位,而且这圈是东风。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一对东,脸上不漏痕迹地开始第一次自己的摸牌。




【胜出,然后离开,三番起糊,最大八番。】




这是刚才白纸上唯一写着的一句话,而需要争夺胜出的武器便是桌上箱子里,所盛载的,一颗颗麻将。




无声无息的战争继续着,四个都不是多话的人,而且又关系到自己能不能离开这鬼空间的问题,麻将桌上的气氛一直都没法轻松,被黑沉沉的压抑笼罩着。Aguilar和Callum不熟悉David和Walter,根本摸不清楚他们出牌的套路,开首的几轮摸牌之内,每个人都打得中中挺挺,无法快速地展开防御。




“三万”




“碰。”




David出牌的瞬间,Callum抢先喊出了碰,率先露出了自己的一对三万。他拿过牌拍好在桌子边,自己打出了一只六条,随后与他下家的Aguilar互相对视。两刺客之间似乎暗中已经有了共识。




“吃。”Aguilar语调没甚起伏,拿完牌后打出五筒,但内心对于Callum的聪明感到欣慰。不愧是他手把手揍出来的后裔,两人之间的同步率依旧维持高水准,Callum能体验到Aguilar的一切。




David对Callum明显供Aguilar的行为不以为然,依旧维持着风度翩翩的笑容。Walter则没给反应,我行我素地继续自己的做牌。他在内心估计着状况;他对面的刺客碰了一对三万,似乎清一色、混一色、或者七对子等都有可能,反观他上家这个叫Aguilar的,居然如此早就表明了自己做条子清一色或者混一色的立场,是习惯了抢先手优势吗?




他又再望了眼David,自己稍微皱眉。他有点猜不穿David的意图,对面刺客组已经开始发起攻势,David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是不是在盘旋着什么?




“八筒。”Walter打出牌,在David望过来的前一瞬间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战局继续进行,Callum目前已经碰出三对:三万、南、白板。而Aguilar,籍着Callum的补给,也吃了两组刻子:二三四、四五六。David仍旧没露出任何一张手牌,Walter只碰了一组红中。




这次轮到了Walter,他打出七万,然后继续转移到David的回合。David看都没看那只七万一眼,继续兀然自顾自地摸牌,摸完又极快速地打了出去刚刚摸回来的三条。




Callum短时间地陷入沉思,也显然,他的先祖也和他发现了同一个问题。他试探地打出手上的单只九万,果然,David已经没有任何出手碰或者杠的意思。他在麻将桌下的腿稍微往Aguilar踢了下,Aguilar反推回去,表示自己知道的。




David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似是在做牌或者凑牌。比如以Aguilar他自己为例,明显就是以条子为中心地摆弄自己的手牌,而Callum就目前看来,除非突然碰出一对筒子或条子,不然的话不出意料就会是大对子。Walter目前情况不算明朗,但初步估计也必然会是对子或者混一色。




但David呢?David依旧是稳定的十三章手牌不动如山,对他人打出的牌尽然是不闻不问,无论是原三子,甚至是风牌箭牌,他都一概不理会。更甚的是,他自己打出的牌也是杂乱无章,完全无法让人循着规矩寻找他的意图。


Aguilar对他的戒备和敌视越来越深了。




轮到Aguilar摸牌,他猜测着牌上的纹路,再展开一看,嘴角勾起浅不可见的笑容。是一只极好的幺鸡,碰巧可以和手牌上的二条和三条组成刻子。“八万。”将手上最后一只垃圾牌打出,Aguilar正式开始准备听糊。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Walter开始了他对刺客组的反击。




“碰。”




Callum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六万和七万,不可置信地望向对家的Walter。




“你是……”他震惊地开口,瞬间有了冲动想把对面的Walter隔着桌子揍死。对啊,Callum怎么没想到,即使Walter打出过七万,那不代表他并非以万子为主调做牌,有可能就是他根本不需要七万!可恶,Walter也是清一色吗?不对……




现代刺客望向Walter桌边的三只红中,瞬间清醒了刚才一直的疑惑之一。




Walter这是大对子!而且还和自己相撞了万子!




他咬牙切齿,先前一直忍着的暴躁和怒气开始上升。Callum虽然面牌放出了三对,可实际自己手上的万子并不多,仅有寥寥数只。现在看起来,极有可能Walter那家伙占据了不少,而他俩之间的抢夺也会变的激烈。




David侧眼瞥见Callum的愤怒,自己不可避免地笑了下。他继续摸牌,随后泰然自若地打出一只一万,意味深长地望向Walter。




“碰。”




不出其然,Walter迅速接过David打出的一万,乘势又再碰了一对,手牌数量追上Callum持平,各自均剩余九章。




“冷静点。”Aguilar适时开口,暂时止住了Callum的暴躁。藏在兜帽之下的一双锐眼望向David,这个他对家的金发男人,散发着自信的笑容,而他旁边的Walter则一言不发,却也让人无法忽视气场。




原来如此,Aguilar想,这就是这对机械组的策略吗。




Aguilar皱眉,他闭上眼专注,然后再次睁开,旁边的Callum在他眼里开始浮现蓝色的彩色辉光。


 




——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会打牌,而且打的还是广东牌,五条鲨我都准备好开黑lol九条去狼人杀了